頓悟

今日從編劇班歸來,所得甚多!

原來一直以來,我會一直待在線上無所事事,內心排拒做該做的事情不是因為懶,而是不甘寂寞阿!

我要先學會忍受寂寞,才能讓自己的實力有所成長。

明瞭了這件事,所有疑惑的解開了,該認真了。

11.11因為太過思念而產生痛苦,想念到想要死掉的感覺。

事關我前幾天夢。

我夢見了我以前的朋友,正確來說應該是網友。
認識他們時我小五,每天放學回家就是打開電腦進到論壇裡,看他們又留了什麼無理頭的話。
我們幾個常常就這樣在網路上泡茶打屁、把論壇當聊天室消磨一整個晚上。

這樣持續了一年多,一年多對現在的我來說或許不長,但對小學生來講已經是很長一段時間了,中間發生了很多有趣、爆笑的事。

網路真的很不可思議,不同年齡、職業的人因此而能聚在一起、毫無障礙的溝通、分享,也是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對方的性別年齡,等熟一些之後才會問起,所以對我這個小鬼頭沒起什麼刻板印象。

上了國一,論壇關掉,累積了那麼多回憶和歡笑的地方消失了。大家心中充滿不捨,彼此相約繼續聯絡,但除了對方的部落格,沒有一個平台可以讓我們全部重新聚在一起。
我開始每天補習,有人則是考高中、有人考大學、有人找工作、有人結婚......

我最後的童年就這樣過去了,至始至終我都沒跟他們見,曾經有機會,但我當時被邀請嚇壞了。

我夢見了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兩位。
在夢中,他們用我過去想像的形象出現,因為事隔多年,夢裡的人都長高不少,但我看不清楚他們的臉。

他們沒有像過去一樣胡鬧,成熟了許多,在夢中見到如此,我不禁感嘆時光飛逝,他們都已經出社會了吧。

他們坐在純白的椅子上,悠閒的泡著茶,像是在露天咖啡廳一樣愜意,而我站在他們面前,背景是單純的白色。我們像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互相慰問,他們笑容和藹,使我內心充滿了暖意。

一開始,我聽不太清楚他們講了些什麼,只知道氣氛很和諧、很溫暖、四周又明亮。後來,我聽到他們講的話了:「時間過的真快,已經好幾年了吧......」畫面祥和依舊,但我心中慢慢的出現悲傷和思念,越來越強烈,直到我快清醒時,這股情感幾乎把我掐到窒息了。

「真的好久沒見面了......」這是我最後聽到的話,清醒後一片茫然,內心完全被思念和痛苦佔據,恍惚間心想,如果能被這樣掐死也不錯阿,如此想念那些沒有顧忌、沒有雜質的感情,死了便會一直留在在回憶理吧。
因為沒有真正見過面,才能擁有如此單純的回憶。

就這樣在床上楞了幾分鐘,回過神來又恢復了往常的樣子。

對於那些網友,我不會想再跟他們見面,這次夢我會當成一個美好的回憶留在心底,要不是做了這個夢,我永遠也不會發現我對他們的思念竟然是那麼強烈,畢竟對我來說那真的是很久以前了事了。



【每日一文】4/4

寧靜的下午,我跟安P在客廳裡打發時間,她很沒形象的趴在地上看少女雜誌,我則把自己埋進高級沙發中閉幕養神。

「......我要去遊樂園!」安P抬起頭來,她還是跟以往一樣的隨性。

「上個月不是才去過了嗎?」我皺起眉頭,稍微挪動一下身子。

「這次的跟那次不一樣啦!今天會有特別的遊行活動耶!你看你看!」安P指著色彩繽紛的雜誌,事實上我根本找不到她指哪裡,上面的東西太多了。

「遊樂園不是常常都有遊行嗎?」我起身問。

「不...不一樣就是不一樣!......好...好嘛,聽說這次的遊行活動會舉辦一個捉迷藏遊戲,誰能找到藏在遊行隊伍中的王子,就會得到一份夢幻禮物。」她語帶撒嬌。

「夢幻禮物?不就是玩具之類的東西,那是給小孩子玩的。」我能理解她們少女的幻想,對他們來講王子阿遊行阿夢幻禮物什麼的都是很美好的東西。

「不是那個啦!我才不會去搶小孩子的禮物!」安P跳起來大叫。

「那就是那個什麼的王子嘍?」我得意的微笑,八成又是哪個男明星扮的。

安P憋紅了臉,煞是可愛。

「我可以答應你,但有個條件。」我道。

「什麼條件!」安P眼中發出萬丈光芒。

「衣服。」

「蛤?」

「陪我去買衣服。」我表現出穩重的樣子。

「你衣服很多了!比我還多!」安P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「不,還不夠,我要所有男人都被我帥到無地自容!」我優雅又帥氣的笑了。

「好啦!你這個自戀狂!」安P顯然對我的表情沒特別的感受。

「虧我幫你擋了不少男人,竟然這樣說我。」我皺眉,指出他的不是。

「明明就是女的......」安P小聲滴咕。

【每日一文】4/3

夏夜,山是寧靜的,只聽的到風聲和蟲鳴。

公車孤單的行駛在山間小路上,除了微弱的路燈和車燈之外,剩下的全是一片漆黑。

突然一陣刺耳的聲響,是公車緊急煞車。

氣氛不再寧靜安詳,有人,出現,又消失。

空氣在動盪,瘋狂的氣味席捲過來,星空好像斜了一邊,其實我已經不太清楚了。

『心情如何?』

「你自己去摔一次就知道了。」

『想回去嗎?』

「會不想嗎?」

『很好,那你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就可以回去。』

「我剛剛已經回答你兩個了!」

『這樣阿,恭喜你回不去了,我只要一個回答。』

『心情更糟了?』

「你除了會問白痴問題以外還有什麼地方是有用的?」

『回答初見者一個問題就能回去是既定的規則,你自己破壞的。』

「是你問我問題的!」

『你可以不回答阿,你還有兩條路,留下來,或者我跟你走。』

「現在是演哪齣?」

『你除了會問白痴問題以外還有什麼地方是有用的?』

「至少我會開公車!」

『好吧,那你去開囚車好了,雖然不太一樣。』

「喂!我記得我沒說過要留下來。」

『跟你走當然是開玩笑的,我在這官當的風生水起怎麼可能跟你走。』

『我剛剛不是說了嗎?你回不去了。』

如果可以,我一定會把他狠狠的揍一頓,前提是我要看的到他。

『放心,我會罩你的。』

「玩的開心嗎?」

『你除了會問白痴問題以外還會說什麼話?』

「你從頭到尾都故意的......。」

關於我

【芋子】練功中

Author:【芋子】練功中
主要是寫小說、貼繪圖作品以及生活二三事

治癒區
最新文章
類別
月份存檔
最新留言
噗浪
部落格好友一覽

kagami

YeeJin Hou

世界の輓歌

夜星見-The Never ending Dreaming
友情推薦
世界の輓歌
搜尋欄
RSS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